当前位置: 乾元首页 > 列表
    正文
有所待 无所求 ——北大乾元国学学员攀登珠峰经历
发布时间:2012-10-11    发布作者:admin    

◎国学四期 莫悦宁

       【编者按】他,一个很普通的学员,2006年参加了乾元国学第四期班,香港人,话不多,每次准时上课,总是第一排,大家开玩笑叫他“莫老爷”,他总是笑笑,挺高兴。他自己说,来上课,是来静静心,听听老祖宗的智慧。

从2006年到2008年,他连续上完了三年国学课程,中间还修读了乾元国学周易研修班的课程。之后他去了香港的岭南大学学习哲学。2012年他回到北大,被北大哲学系录取为博士研究生。
2012年5月19日他成功登顶海拔8848米的珠穆朗玛峰。是什么原因,促使这位没有什么户外经验的,平常就是打打高尔夫、滑滑雪的年过五十的普通人能够攀登上这世界第一高峰呢?
 
                               
【与山结缘】
我对雪山的认知过程,还是从北大山鹰社山难说起。
2002年8月7日,北大山鹰社希夏邦马西峰山难,五名年轻的学子遭遇雪崩,不幸遇难,噩耗传来,大家为之震惊和悲痛。这时,《三联生活周刊》上的一篇文章吸引了我的注意。一位北京寺庙的师父,28岁,在没有协作帮助、资金困难、物资简陋的情况下,于2002年5月17日登上了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玛峰。这对我们常人来说是望尘莫及的。尤其是他在到达珠峰8848米高度之前从未登过一座雪山。
我还记得文章中写道:“一个是心态,我没有什么欲望,我只是亲近山,我不会紧张也不会恐惧。……我注重过程,我的心灵很安宁。如果现在银行里我有5万元存款的话,我会把希夏邦马和卓奥友峰都爬下来。”
当时,我的心被触动了,我非常认同他“和山亲近”的理念,开始无条件从资金上帮助这个师父完成他的登山心愿。回想当时,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自身也可以或是能够登山,好象这位师父登山上去,也会带着我的“和山亲近”的朴素愿望上去。
【首次进藏,感受高原】
2004年6月,我和一些广东的朋友约伴,从西宁乘汽车经青藏线到拉萨。首次进藏,在通过全程高原反应最厉害、海拔最高的唐古拉山口(海拔5200米)时,因意外在此停留了一个多小时。和大部分高反严重甚至不能下车路过即走的游客相比,我没有明显的高原反应,这点发现让我很是兴奋,让我有了去同海拔的珠峰大本营走走的冲动。人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想尝试一番的。
【攀登经历,步步磨炼】
说实话,我从没有想过我能登顶,我只是想去亲近这座山。
2006年,珠峰处女行,目标6500米,到达6000米。
这一年,我49岁。在那位师父的帮助下,办妥了登山手续和各项准备工作。第一次去珠峰,设定的目标是前进营地6500米。从拉萨海拔3650米出发,经日喀则到定日,到达珠峰大本营海拔5200米。第一次进山,心里有些兴奋,高反适应得不好,从拉萨出发开始就头痛,到了大本营呆了几天也没有缓解。
从大本营出发,首先要到达5800,我花费了6个多小时,然后从5800到达6000,唯一的感觉就是非常辛苦!5800到6000别看只有短短200米直线海拔上升,但是不断上坡下坡,实话说,那时到后来一见到坡就心里发憷。由于高原反应和体力消耗过大,我觉得身体很不舒服,到了6000米决定下撤收兵。以后每次经过此处,我都会想起第一次在此调头返回的经历。
第一次去算是失败的。不论是从心态准备、雪山经验上,都对自己盲目自信,没有充分估计到难度。高海拔徒步节奏和体力分配掌握得也不好,总的来说,是个人心态没有调整好。自己从来没有离开工作这么长的时间(起码一个月),内心总是有些焦躁。庄子说“忘其肝胆,遗其耳目,芒然彷徨乎尘垢之外,逍遥乎无事之业”,但实在经历起来,难以放下。这一年,我开始在乾元国学上课,成为乾元国学教室第四期学生。
2007年,再鼓作气,二上珠峰,计划8300米,到达7028米。
这一年,原打算不去,但是心里总有一丝念想,珠峰有一种特殊的魅力,让我的心丝丝萦绕。上次没能到达6500米,有些遗憾,总想要去一下才行,这是个心结。当时还是没有要登顶的想法。还是如那位出家师父说的,想亲近雪山的心态。
四月初,我又去珠峰,这一次的目标是8300米。这趟,对山的感觉、心理状态比第一次好多了,没有那么焦急烦躁了,但还是有严重的高原反应——头疼。上到6700米的时候,山体从岩石带变成冰川带。这是我人生第一次体验冰川,攀爬时感觉坡度有50-60度,非常辛苦。在山上平时白天零上七八度,夜里零下15度,日夜温差约二十多度。这次我顺利地到达7028米。
2008年,奥运会圣火传递经过珠峰峰顶,禁止民间攀登。未上珠峰。当年10月我去了西藏的唐拉昂曲山峰试试身体素质,登顶海拔6330米。
2009年,三上珠峰,计划8300米,到达8300米。
我的信心越来越足,认识了前任中国登山队队长、现任中国登山协会副主席——王勇峰。在他的鼓励和安排下,我这一年的目标锁定8300,那是准备登顶的最后一个营地,叫突击营地。这趟给我做登山安排的是极度体验探险公司,由景阳担任队长。
如同往年一样,在拉萨和大本营先充分适应好海拔,减少高反,慢慢训练,慢慢适应,一步步从5800米营地到6500营地到7028米营地,最后成功到达8300米营地下撤。
登山团队要服从队长的统一调度和指挥,他根据队员身体状况、天气、营地准备等来安排每一步的步骤。但这趟发生一件特别难忘的事件,在到达8300米之前的那个晚上,我们宿在7900米营地,四个人却只安排了一顶两人帐篷,挤得几乎无法入睡。早起,没有安排早餐就直接出发。一路上只有冷水和饼干充饥。我的协作汪多背包里有几块巧克力和奶糖,因为有糖尿病,平常断不能吃糖的我,这时已当成救命粮食。 新闻发布时间:2012-10-11

 

新闻发布时间:2012-10-11

返回顶部TOP

信箱:qianyuan@qianyuangx.com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北大街151号 北大燕园资源大厦908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