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乾元首页 > 列表
    正文
云南的烟与橙——国学323班云南游学
发布时间:2016-2-23    发布作者:admin    

           2015124日至6日,乾元国学师生一行十余人来到美丽的云南省,开启第三次游学之旅。与第一次安阳游学的文化起源之旅和第二次曲阜游学的朝圣之旅不同,这一次的游学主题是到褚橙庄园拜访褚时健老先生,体会自强不息、百折不挠的现代企业家精神。本次游学是前两次游学计划的延续,前两次游学使学员们领略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悠久渊源和博大精深,而本次游学则是让学员们将所学的传统文化知识与现代企业管理范例相结合,学以致用,从而实现乾元国学“转识成智,明体达用”的办学宗旨。云南游学是乾元国学一年级阶段重要的游学活动,不仅让每一位学员观览了瑰丽的西南风光,也让学员们有机会近距离体会现代企业家的梦想与激情,挫折与无奈。云南之行为学员们提供了宝贵的学习资料,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游学记忆。

 

 

“君子以多识前言往行,以蓄其德”

当汪永成班长提议下次游学的目的地安排在云南的时候,大概没有人会想到,云南之行从策划到成行,居然经历了三个多月的时间。期间过程更可谓一波三折,也正应了“好事多磨”那句老话。首先遇到的问题,是因为路途遥远,又非长假期,故能成行的同学并不多。人数太少,甚至不足接待方的最低要求,于是刘佳老师四处通知,多方联系,希望能够让更多的同学加入游学队伍。遇到的第二个问题,是原定于11月初的游学,因为褚时健老先生要外出参加“双十一”期间的活动,故游学时间不得不推迟一个月。当124号的游学临近时,接待方又临时告知因褚老先生的身体状况不佳,故不能与学员们见面了,这无疑会让本次游学的主题落空。去或不去,成为所有报名学员的面临的难题。

游学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不是游览美景,不是品尝美食,而是在更大的时空里,让所学、所见、所识互相融合,提高自身的修养。于是,见不到褚老先生固然可惜,但是并不妨碍开阔眼界,增长见识,互相学习,提高修养的游学宗旨。

况且,云南确实是一处与别处不同的地方:地处西南,气候多样,民族众多,四国接壤。这里既有温暖的版纳,也有寒冷的玉龙;既有传统的孔庙,也有异域的寺院;既有现代化的繁忙都市,也有原生态的悠闲农乡。所以,如果想在一个地方体会不同的世界,云南将是一个不得不去的地方。于是,学员们背上行囊,登上飞机,像巨大的鹏鸟一样,结伴飞向彩云之南,开启一场激动人心的游学之旅。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在驱车前往褚橙庄园的路上,汪永成班长安排大家顺道参观著名的玉溪卷烟厂,了解红塔集团的前世与今生,同时也能实地感受“亚洲烟王”褚时健的辉煌时刻。

安静厂区里,整洁的街道两旁种植着金黄的银杏和五颜六色的鲜花,丝毫不见印象当中工厂里的脏乱与喧嚣。在第二卷烟车间,明亮的厂房里整齐的摆放着一排排卷烟设备,正忙碌着将烟丝、烟纸、过滤嘴、包装盒快速有序的生产包装。大大小小的机器人负责将装箱的卷烟码好,送到物流线上直接装进汽车的集装箱。一切都井然有序,优质而高效。

“这是全世界最先进的卷烟生产线,集团每年都向国家上缴一百多亿元的利税,这都是褚厂长当年打下的基础!”带领我们参观的朋友脸上泛着自豪的光芒。毫无疑问,褚时健这个名字,至今仍在玉溪人心中有着重要的分量。他的故事,仍然被今天的当地人所津津乐道。

褚时健,1928年生于云南省玉溪市华宁县禄丰乡矣则村的农民家庭。1963年,褚时健初到新平县曼蚌糖厂担任副厂长。他开拓创新,通过技术改造和工艺改进,一年内使糖厂实现扭亏为盈。1979年,摘掉“右派”帽子的褚时健来到玉溪卷烟厂担任厂长,他建立和完善岗位责任制,并增加抽查频率,对入厂烟叶全部进行复烤,包装重新选纸,设备全面检修。经过整顿,玉溪卷烟厂当年实现利税1.54亿元,增长30%。为了提高产量和质量,褚时健大胆的引进英国制造的卷烟机,新机器的生产效率是老机器的5倍。此后玉溪卷烟厂的利税都保持了每年30%的增幅。1987年,玉溪卷烟厂超越上海卷烟厂,占据了烟草行业的头把交椅,成为中国工业企业利税前五强。到90年代,无论是玉溪卷烟厂的生产规模还是利税,褚时健都堪称“亚洲烟王”。

褚时健作为改革开放初期最卓越的企业家之一,他的开拓创新,改革旧弊的经营管理方式促成了玉溪卷烟厂的腾飞。在内部管理上,他通过精密计算确定目标成本,然后层层分解到车间、班组、岗位甚至个人,使每个环节都承担起降低成本的责任。在这种管理思想的指导下,玉溪卷烟厂的13个卷烟品牌全部实现单项成本远低于计划成本,全年节约成本9000万元。同时制定了企业技术标准230个,工作标准707个,管理标准44个,还实现了设备效率和价格费用的双向优化。1996年,玉溪卷烟厂的人均利税突破了300万元,是国内同行业的10倍。在产品质量上,他不仅大胆引进昂贵的外国设备,还建设了自己的烟草基地项目——“第一车间”,不仅烟叶产量大幅增加,烟草质量也提高到世界先进水平。褚时健在生产经营的各个方面都力图极致,自强不息,精益求精,坚持不懈,最终把中国卷烟工业规模推向了世界的巅峰。

“人皆曰予智,驱而纳诸罟擭陷阱之中,而莫知之辟也”

褚时健在事业上的成功为其带来巨大的权力和荣誉的同时,也埋下了日后帝国坍塌、烟王陨落的种子。

熟悉褚时健的人都称他不仅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商业天分,同时还有一种应然性的思维模式,即作出某一项重大决策,褚时健不是考虑将来的困难和约束因素,而是先干起来,遇到问题再想办法补救,任何反对声都难以阻止他,霸气而又自信。这让他在经营中总是能先人一步,而且褚时健总是最后的赢家。

刚到玉溪卷烟厂伊始,身为厂长的褚时健与当时的厂党委书记产生矛盾,结果该党委书记被调离。为了提高生产效率,褚时健将工人工作时间改8小时为11小时,引起部分工人的告状上访,甚至惊动中央。为了规避烟草专卖限制,褚时健在省委领导的支持下同时身兼卷烟厂厂长、玉溪烟草公司总经理、玉溪烟草专卖局局长三个重要职务。为了获得玉溪卷烟厂的人事权,褚时健说服省委组织部将中层干部的人事权下移给玉溪卷烟厂,他需要提拔或者免除干部,由他报给组织部,组织部只管批准。此外,由于红塔山卷烟市场紧俏,其他地方需要批烟,必须经过政府部门出具批件。有的省份穷,省委书记不得不亲自出马求烟。同时,烟草的国家调拨价和终端市场价存在巨大差距,使批烟存在很大的利润空间。很多领导和高官子女都通过关系找褚时健批出卷烟再倒手卖给市场,获取巨额经济利益。就连他去欧洲购买设备,也享受到国外重要设备制造商帝王般的接待。一时间,身为“亚洲烟王”的褚时健不仅手握重权,也是别人眼中名副其实的“财神爷”。

褚时健担任玉溪卷烟厂厂长17年间,向国家纳税总额800亿元,而此时的褚时健的个人工资,每个月却只有几千元钱。巨大的落差让褚时健的心理失去了平衡。

199919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定褚时健伙同他人私分公款355万美元,其中褚时健分得174万美元,另有403万人民币、62万港元不能说明合法来源,同时构成贪污罪和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判决褚时健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亚洲烟王”坠下神坛,成为阶下囚。

褚时健这样一个集经营天才、奋斗榜样、管理之神、商业领袖等特质于一身的卓越企业家,在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也不免会犯错,这其中既有特定历史阶段社会分配不公的原因,也有个人心理失衡、约束失效的因素。但是,如果褚时健能够把经营过程中运用的精益求精坚持不懈的理念同样适用在制度建设和权力约束上,他显然不会走上犯罪的道路。他的教训,体现出天地无所偏爱的自然法则适用于任何历史阶段,这使得他在离开红塔多年以后仍然令人唏嘘不已。

2001年褚老先生获准保外就医后,来到哀牢山种植冰糖橙。他把在玉溪卷烟厂的管理经验移植到褚橙种植和经营上,开始了他的第二次辉煌。老先生以自强不息的精神,毅然走出人生低谷,最终完成了令人敬服的自我救赎。

 

 

庆幸的是,在褚橙庄园的那天晚上,学员们终于见到了褚时健老人,使游学活动终得圆满。短短两天多的游学很快结束了,学员们都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了中国传统修身思想的重要性,以及从褚时健老人身上所学习到的自强不息、惟精惟一的奋斗精神。

云南游学,不虚此行。

新闻发布时间:2016-2-23

返回顶部TOP

信箱:qianyuan@qianyuangx.com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北大街151号 北大燕园资源大厦908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