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乾元首页 > 列表
    正文
心之彼方,彩云之南——国学323班云南游学
发布时间:2016-2-23    发布作者:admin    

         带着北京的丝丝寒意瞬时间坠入昆明的天朗气清,不得不承认,虽只是初踏上彩云之南的土地,眼前的缕缕翠色已令我乐不思“京”。自儿时起,我便倾心于天高云淡,层峦叠翠的高耸景致。此次旅程虽来得略迟了些,却因着心之所向而不曾有过一分一毫的犹豫。

次日清晨,天空虽还只是初亮,我却早已难耐内心的喜悦,盘算着一路的行程,出门的脚步便不自觉地加快了不少。到了酒店楼下望见乾元国学的人马都已如数到齐,心想着此景真是应了那句“望切者,若云霓之望”。虽都是初识,一行人却因着共同的目的地相聚于此,一言一语地讨论起我们的心之所向——褚橙庄园。

 

 

追随着晨光一路上走走停停,目光所及的每一处都是别有风味的景致。沿街的甘蔗摊位,朴实的芭蕉农户,浓郁的米线汤汁,每一分每一秒的气味都开始变得可爱,空气似乎也由此变得清甜迷人。现在翻看一路上拍的照片依旧会感慨,内心窃喜即使有一天我老得什么都记不起,这些照片也足可以证明我的人生曾被如此温柔地对待过。

顷刻间回过神,车子已行至玉溪红塔脚下。走下车的一瞬,阳光微微刺眼,百花在清天的映衬下仿若一群豆蔻少女俏丽动人。寻着红塔的方向徐步上山便看到了烟事文化馆。虽久闻玉溪烟业帝国的盛名,但却对烟草种植、生产加工以及卷烟品牌知之甚少,今日的参观游览着实长了见识。下了山,我们一行人有幸受邀到玉溪卷烟厂内进行参观。忙碌运转的卷烟机器,谨慎查验的烟厂工人,自动控制的转运叉车,眼前的一幕幕不停地刷新着我对卷烟产业的认知,更让我对接下来寻访滇南“烟王”的行程有了更多的期待。

当车渐渐行驶进入哀牢山,便不难发现路两旁的植被变得不一样了,神秘带着远古气息的绿,开始在眼前层层叠叠,丰郁苍茂,无边无际的成了一张森林绿毯,叫人心旷神怡。看着这景象,不禁思虑一位80几岁的老人该有何等的勇气与毅力才能稳居深山,扎根于此,终厚积薄发。思虑至此忽然被一个急转弯打断,转眼望去前方便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褚橙庄园。

经历了一路的周折,带着些许疲倦便迫不及待地走向讲堂。虽曾经在多本书刊杂志上拜读过褚老的传奇人生故事,但却从未奢望过有朝一日能够来到这庄园亲身体验褚老心爱的橙林,去感受每一寸红土,每一缕橙香。随着一幕幕幻灯片在我眼前展开,褚老的生命历程也由此在我脑海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记忆犹新的是幻灯片首页的一段总结文字——“曾经高峰仰止,也曾跌落深渊,88岁再建奇功,古今唯此一人!”褚老的人生历尽曲折远不是常人所能经受的,但他凭借着执着的意念和坚韧的品质隐居在这深山里,最终又一次缔造了商业神话。也许很多人会说来到哀牢山是为了看山看水或看花,但听过了褚老的人生故事,亲手摸过了山里的红土,走过了漫山的橙林,我很确定我来到哀牢山的目的是为了见到这位如山一般的老人。

第二次清早,一行人结束了拜访褚老的行程后,带着意犹未尽的情绪前往哀牢山石门峡景区。

哀牢山位于云南省中部,是云贵高原和横断山脉的第6223分界线,它像一首神秘的山歌,一首虽听不懂却触及心灵的歌谣,若是阿妹阿哥一声吼,那爱情,那友情便会回荡在山谷里,惺惺相惜的不仅仅是人与人,还有大山与人,那原始的情怀,自然而然的流露,想必任谁都想哼上一首歌,与鸟儿,溪流,清脆一番。

入了山方知平静,仿佛肾上腺素停止了分泌,交感兴奋神经失去了知觉,皮肤温度在逐渐下降,嗅觉变得奇好,闻一闻,森林的味道,山松的芳香扑鼻而来。一路上,歇在脚边的乱石各有各的形态,有的眷着山,有的眷着水,都成了我们前行的臂膀,“片石东溪上,阴崖剩阻修。雨馀青石霭,岁晚绿苔幽。从来不可转,今日为人留。”诗人王维见到的可曾是此景?形容竟是如此贴切!我俯身抚摸脚边石上的一块青苔,秘境中,每一块足迹,仿佛从未被人知晓,如此鲜活。

险奇之处来到石门峡,石头仿佛受了仙人指引,在极其狭窄的峡谷中一阶一阶的铺开来,刚好够一人通过,峡谷绿意盎然,涧下水流潺潺,这就是我要的原始,不经雕琢,不曾雕刻,自然天成,在城市里看不见,在城市里摸不到,如若置身仙境,石包树,树包石,一幕幕奇景险些让我忘了脚下的石缝,想一想,当年的马帮得要多么艰险。

想到这里,便已经走到了山的深处,话说这哀牢山还有一个传说,传说这山里有宝藏,这又为哀牢山添上了神秘的一笔。据说在哀牢山区,世袭土司李润之在1950年身亡之前,已积敛了万贯家财。从还保留至今的豪华气派的土司府便可窥见一斑。传说他是靠贩大烟、设卡收费、造大洋开工厂等发的财,但至于说到他家有多少金银财宝谁也说不清。

关于李润之宝藏究竟在何处,目前在哀牢山区流传着三种说法。他的随从说,土司死前已将大批宝藏藏进了地道,而地道的机关在哪里,现在仍是个谜。一个保镖说,他死前的一个夜晚,曾有人亲眼所见他用20多匹骡马将宝藏驮到了一个叫南达的地方。还有一种说法认为,金银财宝就在土司府地下藏着。理由是在他家的大院子里还存有一些奇异的图案,这可能就是开启宝藏的指示图。

可惜,此行却未能参观土司府,更未寻得土司宝藏,留有遗憾,但此行另一宝藏确已寻得,一番真切的精神滋养,这才着实叫人倍感弥足珍贵。

新闻发布时间:2016-2-23

返回顶部TOP

信箱:qianyuan@qianyuangx.com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北大街151号 北大燕园资源大厦908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