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乾元首页 > 活动列表 > 正文
    正文
佛迹之旅日记
发布时间:2016-1-11    发布作者:admin    

         

 佛迹之旅第一天(411日)

北京出发经深圳坐轮渡到香港转机飞印度新德里。

院子里的花遂了雨意

一瓣一瓣

铺就这个冒着湿气的早晨

心所向往的旅程

如脚下的青石板

在这个静寂的春天里

记录高跟鞋的回响

遥远的圣地在召唤

我看到天空跳着喜悦的音符

放飞行囊

随心起舞

昨夜北京下了雨,晨曦混着泥土的味道静悄悄的宣誓春的来临,院子里的桃一瓣瓣的绽放一瓣瓣的娇艳。由心底升起的喜悦印染眼角眉梢,什么都比不过第一次远门的心情,鲤鱼跳龙门不过如此吧!

中午在深圳蛇口码头附近名字叫“观海”的餐厅吃午餐。“观海餐厅”在山腰处。拾阶而上,在拐角处一个伶仃洋的地图指示牌在密集的雨丝下特别醒目,不觉驻足:惶恐滩头说惶恐,伶仃洋里叹伶仃!雨继续下,不知我们此番远渡重洋的旅程,等待我们的是什么惊喜疑惑惶恐?我们带着困惑而去,是否能得道开示而归?伞下的人思绪飘出好远好远!

午餐过后,坐轮渡漂洋过海到香港机场赶飞机,下一站:印度新德里。时差:2.5小时。

北京时间凌晨3:30,抵达新德里的英迪拉·甘地机场。

 

佛迹之旅第二天(412日)

印度的机场国内和国际是分开的,因为计划里今天要去瓦拉纳西,享用过印度香格里拉酒店的丰富早餐就直奔国内的机场。来时很多经验丰富的朋友建议我不要喝酒店的水,还说印度餐全是咖喱,难适应,我属于另类吧,没有过渡期,适应!

瓦拉纳西之恒河夜与昼

我看到你了我

看到黄昏里半边天上

飘你的名

花面油彩少年的脸

是你不其然的晶莹

我触摸到你了

你自虚空飘下

我伸出手

试图接住你的身影

火烧云还抵不上你的祭礼

沿河都在高歌

遥远,空灵

西面天边那颗扎眼的星

浮在河面的油纸灯

我匍匐在船头

听河岸最美的少年

唱着爱你的歌

歌声婉约悠扬

铺满曼和的回响

清晨

我尝试赤着脚板

不惊扰你的梦乡

朝阳平铺

你身上闪着橙黄的光

瑜伽老者蜷着他的身

河边顾影自怜的黄狗

——在晨曦里

我看到了

广袤的沙漠边

灵魂与灵魂在空中相撞

纯粹是纯粹者的信仰

裹挟者消失在焚尸场

你揉开过夜的眼

婴儿般的清澈里

静静流淌

我不由自主的双手合十

和你的子孙一样虔诚敬仰

 

 

佛迹之旅第三天(413日)

恒河日出

清早的恒河边安静又吵杂,人们安静地洗漱,有条不紊,彷佛在重复几千年沿袭。恒河边的石板上折叠起整齐的薄被,昭示这一块天为华顶地为铺的方寸是某人的家了!一顶补丁摞补丁的伞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看着途经此地的我们,淡然抑或木然。昨夜祭祀后的恒河岸边好似还能闻到淡淡的烛火的味道,河面上零落着河灯染尽后的油纸……太阳已经出来了,我们的船沿河而上又逆流之下(恒河在这一段是南北走向),我们站在船头观赏恒河人的早晨,恒河人如同一滩鸥鹭、对咫尺的我们视乎不见,直到我们的船选择停靠在他们的岸边,几乎触碰到他们的身体时,他们才有了一点的存在感得避让。

恒河的上游停靠几艘装满木柴的船只,岸边浓烟滚滚,导游提醒我们可以在远处拍照,那是当地人在实施火葬。在当地,有钱人死了会用沉香木火葬,穷人就只能用廉价的木柴了!有同学问导游:不同的木柴能否决定他们死后的去向?地狱Or天堂是否可以通过这些木料决定?其实大家都明了结果的……恒河的另一边是广袤的沙漠,沙漠上沙叫做金刚沙。我们在导游的指引下每个人都象征性的装了一些传说中神奇的沙子,准备带回去馈赠亲友。和对岸的繁杂相比起,这里的安静好像天堂!一个老者在做瑜伽,天地之间唯他的感觉,一只狗坐在河边,静静的看着河里它的倒影,我看到它湛蓝的眸子里彷佛恒久的坚定,恒河,不仅养育恒河畔的人们,也孕育了所有倚着它的生灵。

 

佛迹之旅第四天(414日)

菩提树下在菩提迦耶城有座大菩提寺,菩提寺以这棵菩提树而闻名天下,据说释迦牟尼佛成佛前第一个星期就是在这棵树下打坐修行。

进菩提寺要经过俩道安检,手机是不被允许带进得重要物件之一。进寺庙时脱鞋是整个印度寺庙约定俗成的规矩,菩提寺也不例外,进大门就要脱了。我们第一天到达的时候,刚下过雨。导游说好了先带我们在寺外转转初步了解了明天再来正式敬拜,我们却抵不住近在眼前灵气召唤,迎着夜色绕佛塔。古老的菩提树下零落着坐了很多人,却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噪音,诵经声合着木鱼的清脆隔着夜色回荡在整个菩提寺上空。我双手合十,随着绕塔的人群,赤脚踩着温暖的大理石石板上,还没来得及被清理的雨水浸在脚底,丝丝温柔,想起小时候在乡下和小伙伴们光着脚丫和泥玩,安详喜悦盈满心田。

佛塔要绕七圈,仓央嘉措在他的诗里说: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呀,只为途中与你相逢……致我们以及和我们一样飞越千万里追随佛迹的旅人吧!

在瓦拉纳西我们入住泰极酒店。值得一提的是,印度酒店的安保系统做的非常到位,每一个进入酒店的客人都必须经安检无差时方可进入。

鹿野苑是释迦牟尼佛祖初转法轮之地。经过近一个小时的瓦拉纳拉城的拥挤繁杂,进入鹿野苑时,世界一下子安静下来。如果我说鹿野苑一砖一石一花一木皆灵气,你千万不要觉得我夸张!

鹿野苑---2500年前佛祖曾经在这里讲经。如今这里除了信徒们朝拜之外,也是一些流浪狗的安居之所。在印度,人们和动物友好相处,随处可见牛和狗安然的在人群中穿行。而这片佛祖最初僧团的成立处,更是狗狗们最安稳的家。有些老弱病残的狗狗们,懒洋洋的匍匐在人来人往的鹿野苑里,看不见痛苦,只让人感觉到安详宁静。鹿野苑是古印度佛教四大圣地之一。

 

佛迹之旅第五天(415日)

灵鹫山顶戏群猴,

竹林精舍听梵音。

禅意行里越千年,

白马轻骑踏古今。

红砖青瓦风消逝,

古树皑皑绿草茵。

玄奘取经行万里,

今度关山仅一心。

昔日听经二十载,

万水千山斗妖怪。

旧塌风景昔如昨,

故人音容今何在?

我今合十敬佛陀,

虔诚敬仰东土僧。

孔雀王朝阿育王,

传扬经典在大唐。

大唐如今早盛世,

千古绝唱唐玄奘。

 

佛迹之旅第6天(416日)

拘尸那伽大涅槃寺院

我喜欢相聚不喜欢别离,就如我在佛祖涅槃的地方所有从心底升起的茫然。即便是短暂分别后再重生了的圣洁,也挡不住心底里缠绵的哀愁。我木然的随着人群双手合十,和在别的地方一样虔诚礼佛朝拜。区别就在于,心是空的,我不想在这个地方合影,拍照,甚至多做停留。可是我却在这里贴了金。所谓贴金,就是当地人很盛行在佛祖曾呆过的地方推行一种金箔,软到一遇到手就被融化在皮肤里了。佛祖涅槃的地方毫无例外还是后人用红色的砖瓦修葺成一个远远地大古堡,我们照例围着这没有入口的古堡沿着顺时针转圈,口里虔诚的粘着阿弥陀佛和六字真言。感觉印度的天越来越热。

 

佛迹之旅第七天(417日)

蓝比尼的傍晚

佛祖出生地净饭皇宫遗址以及我们入住的酒店Indo Hokke

终于要进入尼泊尔了,这片据说是离天堂最近的土地。我的喜悦之情如同第一次出远门的孩子,开心印染着嘴角眉梢!

 

佛迹之旅第八天(418日)

蓝毗尼的天空下

蓝天缀着白云

她坐在白色的木椅上

她看着天空

轻轻唱歌

白色的烟游荡在她指间

她被看着

她坐在云下

她看见

高挑的姑娘站在

她面前

她让那姑娘伸一下手

她说

伸一下手就可以

摘下天上的云

她说摘一个棉花糖吃吧

高挑的姑娘在笑

她们联手

把蓝毗尼的天画蓝

她们都爱上了这片天空

爱上这个小庄园的红砖和红瓦

漆成白色的木条桌椅

蓝毗尼的天空下

纯真用来作画

思绪可以停顿

所在便是天涯

 

佛迹之旅第九天(419日)

中华寺的早课

行程里我们只在尼泊尔做短暂停留,这让我从到尼泊尔的时候开始便恋恋不舍。

凌晨三点钟就开始起来洗漱,打包行李,准备去中华寺做早课。忽远忽近的彷如小孩子的哭声,在繁星点点的凌晨有点瘆人。

中华寺是中国在尼泊尔建立的一个寺庙。

 

 

佛迹之旅第十天(420日)

沙杰罕的爱与思念

再次续写这个旅程的结尾已经723日。距离我们离开印度整整叁个月零俩天。可是红堡堡主对爱妃泰姬的深爱已经镌刻在心间,不经意间串入脑中时不自觉地莞尔.在真爱面前,无论你是高高在上的国王还是一只小小的老鼠,逃不掉感情的劫!

泰姬临终之际,沙杰罕十分悲痛,问她:你走了,让我如何表达我对你的爱情呢?泰姬说:如果陛下不忘记我,不再娶,另外,给我造一个大墓,让我的儿孙们都记得我的名字,那么,我就算到了另外的世界,也会知足了。沙杰罕流着泪点头。在生死面前,任何人都那么渺小无力,即便是强大如他这个沙场纵横的国王也不例外!他可以呼风唤雨,只手遮天,却换不来心爱的人一起白头偕老!此后,他的生命里唯一的一件事就是实现泰姬临终的愿望。自公元1632年开始,他用了22年的时间,耗资6500万卢比,为自己的爱妻画下这幅传世文明的建筑,不仅仅让他们的子孙后代记住了泰姬,还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了他们的传奇爱情。原本,这个痴情的沙杰罕本想在河的对岸为自己也建一座黑色的陵墓,中间用半黑半白的大理石链接,象征穿越阴阳两界,与爱妃相对而眠。可惜他的梦想被他和泰姬的儿子粉碎,他也被囚禁在阿格拉城堡。一直终老,他只能遥遥看着泰姬的方向,以泪洗面,思念着爱妃。

这是一个晓月初上的宁静夜晚,我觉得自己随着思绪一直在跑,记忆中的泰姬陵开始清晰起来。我仿佛看见一个具象化的画面在我眼前舒展——

一轮满月挂在中天。泰姬陵白色的大理石在月光下折射出淡淡的光圈,整个建筑被一层朦胧的光环围绕,好像个安静的少女。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男子,及肩的乌黑头发,赤着脚,轻轻地一步一步的沿着台阶走到门前,站定,静静地凝视着紧闭的大门。月光撒在他身上,一条不太长的影子投射在门边的大理石墙面。静静地站了好一会,时间在这一刻好像已经被他站成了永恒,他也将要变成一尊雕塑的时候,他才慢慢移动身影,抬头望向天上的月,深邃的眼睛里盛满了忧伤,他举起手来,手心朝上,月光下,他手心的一个白色大理石的小石像熠熠发光----石像少女(少女时期的泰姬)静静地跪坐在他的掌心,他对着小石像喃喃道:你知不知道,我在想你?四周静悄悄的,一片云遮住了月光,他手心的小人像静静地看着他面上似乎在笑。他长叹一口气,收回手,宝贝一样的将小人像握在手心,紧了紧。月亮越过了云层,月光重新洒在这座白色的城堡,天气闷热,他用长袖沾沾额头的汗水,重新走回门前,慢慢用手轻轻抚摸着门边镶嵌在大理石上的红宝石做成的花,轻轻抹掉红宝石光滑的表面上一层细细的肉眼几乎看不见的微尘。他低下头抚摸着这一朵朵用红兰宝石相间勾勒出来的花色。一颗颗泪水无声的落在花瓣上,在月光下,浸染了泪水的红宝石花更显娇艳。他全然无觉。他的眼睛深得像一口井,孤寂又疏离,思念已经榨干他所有祈望,冰冷的泪大滴坠落。

泰姬,你说的红色的宝石代表爱,那么,蓝色的宝石是不是你睡着了的牵挂?

离这次佛迹之旅已经叁个月零俩天,那十一个日夜却萦绕在心头益发清晰。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人,有些人擦肩便永远,有些人一眼便认定三生,这便是缘吧!我竭力不让自己陷于我执,怎奈人生苦短,错过了这一世,谁算得出还要多少次挣脱回眸?且行且珍惜吧,记住我深深惦念的人们。

新闻发布时间:2016-1-11

返回顶部TOP

  • > 学友活动
信箱:qianyuan@qianyuangx.com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北大街151号 北大燕园资源大厦908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