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乾元首页 > 列表
    正文
浮青不断太行山
发布时间:2016-8-23    发布作者:admin    

          

 

     五月的太行,山花开过,满目葱郁。

穿越于崇山峻岭的307国道上,一辆中巴车在飞扬的尘土中驶来,停在山西省平定县的一座城关下。城楼匾额上赫然写着“天下第九关”。没错,这就是内长城上著名的关隘——“娘子关”。历史五期班燕赵访古行程就从这里开始。

井陉古道

巍巍太行山脉延袤千里,百岭互连,千峰耸立,万壑沟深。发源于山西高原的河流流经太行山脉切穿山体而成的深谷,被称为“陉”,是连接沟通山西高原与华北平原的交通孔道,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著名的“太行八陉”第五陉即为“井陉”。

爬过一段陡峭的长城,登上“娘子关”城楼,放眼望去,远处群山连绵,左右高峰对峙,脚下深谷中绵蔓河缓缓流过,百年正太铁路旧桥横跨两岸,“两山夹一沟”的自然地貌,使初涉太行的学员们身临其境感受到了井陉古道的雄奇与险峻。

“楼头古戍楼边寨,城外青山城下河”。著名的长城“娘子关”就雄踞在这“天下九塞”之一的井陉古道西口,素以“三晋门户”、“京畿藩屏”闻名天下,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俯瞰长城内外,古道苍茫,万峰一壑。山风扑面,凛凛作响间,我们仿佛还能听见当年中国军民抗击八国联军的枪炮轰鸣,感觉到国共两党精诚团结浴血抗日的地动山摇。在那些干戈扰攘、烽火遍地的峥嵘岁月里,井陉“娘子关”与“太行八陉”各关,一次又一次据险扼守八百里太行,挺立起中华民族的巍巍脊梁,谱写着一寸山河一寸血的慷慨悲歌。

从“娘子关”折向东南,由“故关”(又名“固关”)入井陉北道,车行一个多小时,再徒步穿过北固底村,我们来到一片开阔地,这里就是史上著名的“背水一战”古战场——蔓萌城。公元前204年,一代名将韩信与副将张耳,携三万疲弱之师,远途奔袭项羽重要盟友赵国,开辟楚汉第二战场,也是走的这条路。“

今井陉之道,车不得方轨,骑不得成列,行数百里,其势粮食必在其後。原足下假臣奇兵三万人,从间道绝其辎重,足下深沟高垒,坚营勿与战。彼前不得斗,退不得还,吾奇兵绝其後,使野无所掠,不至十日,而两将之头可致於戏下。原君留意臣之计。否,必为二子所禽矣。”绵水河畔,古战场上,学员们在丁一川老师带领下现场诵读《史记•淮阴侯列传》。两千年前长眠于此的将士,不知可曾听到这回荡山谷的郎朗书声;两千年后故地寻访的我们,却早已深深记下这段铁血悲歌的历史。

广武君李左车,赵国谋士,率先意识到了井陉古道的险峻地利优势,向赵军统帅陈馀献上了“凭险据守、断敌粮道、瓮中捉鳖”这条惊出韩信一身冷汗的良策。然而,自信满满的陈馀根本不屑使用“奇计诈谋”,他统率的二十万赵国雄兵,此刻稳扎“井陉关”大营,正严阵以待,要与汉军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正面大战。清晨,汉兵走井陉道至蔓萌城,渡绵蔓河,背水列阵,前出挑战。陈馀见状哂笑,十分轻蔑韩信的不懂兵法。一番激烈搏杀后,汉军渐渐不支,且战且走,直退到绵水河边。陈馀见胜利在望,便催动二十万大军倾巢来攻。此时,陷入绝境的汉军已无路可退,只有背水一战。韩信成功激发起了将士们“陷之死地而後生,置之亡地而後存”的勇气,汉兵人人拼命,个个奋勇,殊死力战,终于抵挡住了赵军的进攻。赵军久战不胜,下令收兵。此时,一支预伏的汉军奇兵早已袭占赵军后方空虚的“井陉关”大营,拔寨易帜。回营的赵军见状,以为战败,大惊失色,纷纷溃逃而不能禁。韩信指挥汉军绝地反击,两面夹攻,追至泜水,杀陈馀,俘赵王,上演了一出以少胜多、堪称史诗的战场大逆转。

 

 

逡巡于昔日的古战场,丁老师现场讲述着大战的各个细节。他抹了把额头的汗,笑着说:“你们知道吗,此战役中的汉军副将张耳,与赵军统帅陈馀,原本可是一对患难与共、誓同生死的将相搭档呢。”

“背水一战”成就了韩信千古将星的美名,也终结了张耳、陈馀的生死恩怨:陈馀战死,张耳封王。一百多年后,他们的故事被太史公写入《史记•张耳陈馀列传》。这对当年的刎颈之交,未能实现生前共死的誓言,却在身后挤在同一部《列传》里,让后人扼腕品评他们的千古恩仇。

峰回路转的井陉古道上,历史积淀下来的故事太多,古址遗迹也是随处可见。我们盘桓井陉古道一整天,仿佛只为途中,遇见那一处又一处“国宝”级遗迹。

在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井陉县南障城镇大梁江村,时间仿佛停住了脚步,凝固在几个历史的片段中,这片完整隐藏在群山环抱中的明清石建筑群,向我们展示着一代晋商曾经的辉煌。

在中国现存最早的古驿站——“立鄙守路”石屋,这座石块垒起来的井陉古道驿铺,在当时是供官员休息、补充给养、转送官文函件的场所,已成为中国邮政历史上的“活化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