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乾元首页 > 列表
    正文
合理性理论与现代社会
发布时间:2016-1-25    发布作者:admin    

        我在西学开班以来讲过很多题目,比如说西方文明的核心因素、韦伯的理论、启蒙运动、西方哲学的方法等等。今天要讲的合理性理论跟上述问题都有一定的关系。合理性理论是我们分析、规定现代社会的一种理论,就是说我们对现代社会可以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来理解、观察、思考,或者现代社会更理想的状况是什么,以前为什么会像现在这样的发展,它的整个规则是怎样的,我们怎么样来解释。所以说,合理性是一种解释的理论。今天这个问题我要分两个问题来讲。第一个问题,合理性理论与现代性;第二个问题,具体的什么是合理性理论。

第一个方面,合理性理论与现代性。那么什么是现代社会?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现在还在问,不仅是普通人在问,理论家或是政治家也在问,什么是现代社会?现代社会是不是可以有各种不同的形态?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最感到麻烦、别扭的、处处不自在的问题就是说我们是不是可以建立一个跟西方人不一样的现代社会?是不是现代社会都应该是单一的?这是一个问题。当然,我们也可以从各种不同的角度来问,现代社会究竟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如果是必然的,那么有多强的必然性等等。

实际上,“现代社会”这个概念本身就是带着某种不确定性。首先“现代”,是一个时间的概念。在西方人那边,“现代”这个词用的很早,18世纪启蒙运动时他们就开始用。但是,18世纪启蒙运动那个时期的社会和今天的现代社会差别是非常巨大的,不仅是与中国相比,与西方社会本身相比,这种差别也是非常巨大的。我们看18世纪巴黎的照片和今天巴黎的照片,虽然一些主要的街道、著名的建筑物都还在,但是人们◎韩水法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第612的生活方式和观念,人们的组织方式已经发生了相当巨大的变化。所以,现代性或者现代社会是不是仅仅是一个时间概念呢?如果是,那么现代社会在不断地延续,当然人们已经不满足于这个“现代社会”,所以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甚至更早,“后现代社会”这一概念被提出来。但是后现代社会大家可以看得很清楚,它还是一个时间性概念,所以仅仅用时间概念并不能说明现代社会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我们需要对现代社会做一个性质上的规定,来确定现代社会有哪些基本的特征,这个任务就有一定难度了。

大家都会赞同,当下生活在现代社会中。但是现代社会是个什么样的社会?这个问题一讨论起来就会有很多不同的看法,而且马上就会表达出喜欢或者不喜欢的态度。我们先把自己的态度放到一边,按照现代学术的一个分类的方式,从不同的层面来分析,首先说说什么是现代社会。比如说,从政治层面、从法律层面、从社会层面、从经济层面来进行分析,从这些层面进行分析和定性就会比较方便一些。为了避免某些可能出现的麻烦,我们对于现代社会的讨论先局限于西方的现代社会。

“西方”不仅仅是一个地理的概念,更多的是一个地理加政治的概念。我们说西方社会,不仅仅包括欧洲的国家,因为欧盟不断的扩大,像塞尔维亚也将加入欧盟,所以欧洲的所有国家都基本上进入了现代社会,日本、韩国、香港、台湾也属于西方社会,西方社会基本上都可以说是现代社会。当我们要从不同层面来规定它是怎样的时候,在政治层面上来讲,它是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自由”这个概念我们做一个具体的理解,就是把个人的权利作为宪法的最核心内容。比如德国,德国基本法第一条:“人的尊严在任何时候都是不容受到侵害的。”这是所有西方国家宪法里面关于人权的最严格的一个保护。我们知道,二战之后对德国社会的反思是非常痛心的,所以对于自由我们不要抽象地来说,自由就是人的尊严和人的权利受到严格保护的社会。

民主也不是一个单纯的政治概念 其实政治也并非汉语词汇,而是来源于日本人所翻译的“politics”。“politics”这一词源于古希腊,对哲学有一定兴趣的人都会知道,柏拉图有一部著作——《理想国》,亚里士多德有一本书叫做《政治学》,这两本书的书名在古希腊语里面是同一个词。我的一位老师王太庆先生在重新翻译柏拉图著作时,就把《理想国》翻译成《治国》。而这两本书也是政治哲学的名著,其实同一回事。所谓政治,就是城邦的治理。民主事关治理的问题,我们通常容易把它政治化。

现代社会的管理是需要通过“民主”这样一个手段来进行的。因为从民主的定义来说,它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每个人都根据自己的切身利益来要求社会如何管理。我们可以这样来理解,不需要涉及到一些政治上的问题,否则又需要涉及到“人民”、“公民”这样一些问题。所谓民主社会,就是每一个有同样资格的人,从自己的切身利益出发,来要求这个城市、国家,要求这个政治共同体来如何管理。当然,这种管理肯定要求的是一种最有效的管理。

从法律层面,我们说它是一个法治社会,那么什么是法治社会呢?最简单的理解,所谓法治社会,就是有对所有社会成员一视同仁的一套规范和秩序,这种规范上升到一个国家最基本的原则是怎么样的,具体到日常生活处理的事情应该是怎么样的,比如应当怎么开车,去买东西店家应该对你有什么样的承诺等等,都有一系列的规范秩序。

当然,法治社会也有更高的规范,比如一个国家的政府应该怎么样产生,领导人需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等,这都是法治社会的内容。政府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这是一个有秩序和规范的社会,不是能乱来的社会。当然,在这件事情上不同人也有不同的理解。比如在德国,一个人横穿马路,开车的人撞死了不开车的人,如果开车人是不违反交通规则的,那个被撞死的人不仅得不到赔偿,反过来要赔开车的人和其它受到损失的人。因为你不遵守交通规则,人家的车受到了损坏,耽误了时间,或者影响了公共的秩序等。这个就叫法制,社会是有秩序的,这种秩序不能因为某些人的任意随性而破坏。其实,法制并不高深抽象,而是很具体的规范,什么是可以做的,越线就要受到惩罚,从理论上来讲很简单。

从社会层面来讲,现代社会就是一个公民社会。这个听起来很抽象,其核心就是自治。比如我们这次去德国,住在了鹿角市。这个地方很小,大概有三四千常驻人口,但是后来我研究了一下,这个地方的历史很悠久,因为这个地方最早是一个骑士城堡。骑士是欧洲封建社会最小的贵族,最发达兴盛时拥有一百个领地,这是它的历史。这个“市”本身,在现代社会里,它是一个独立自治的,在很多方面是自己管理自己的。上级政府比它大一点的,简单说相当于中国的县,在很多方面比如选举、财政等等,是管不了它的,这个就是自治。所以,公民社会就是自治,很多的领域是自治。德国是个联邦,所谓联邦,就是有很多国家组成的一个大的国家。美国是个联邦,每一个州,大家知道”state”本意就是国家。德国也一样,每一个州都相当于一个国家,有自己的宪法和自己的议会,有自己的警察,内政是由自己管理的。每个德国的大学都属于州,州政府可以管,联邦政府是管不着的。

自治也是分层次的,不仅是政治方面的,还有各种各样的自治组织。当然,自治的发展程度是不一样的,或者说发展的历史是不一样的,每个国家自治的形式也是不一样的。美国跟德国有很大的差别,德国跟法国也是不一样的。因为法国是欧洲较早的中央集权国家,所以法国的自治发展得很晚。在六十年代时法国各省的省长还是由中央任命的,当然现在都是自己选出来的了。这些区别当然存在,去到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深入了解后,会发现他们也存在很大的差异。

在经济层面,现代社会当然是市场经济,是自由经济。什么叫自由经济?我想在座各位比我了解得都要深刻,因为你们都是从实际的运行当中来了解的。市场经济,或者说这种自由的、竞争的经济,就是国家最少干涉,设定一个规则,但不直接干预的。经济学现在在所有学科里应该算作是显学,其中涉及到很多的专业术语,这个我就不多讲了。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一个趋势。

以前,我们看到德国有很多的国有经济,因为社会民主党,就是施罗德那个党派,是从马克思、恩格斯建立的第二国际发展而来的。他们曾经长期执掌政权,所以有很多国有经济,比如空客最早大部分都是国有资本。但是现在,国有经济不断退出,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德国的铁路和德国的邮政。我们以前都说,德国的铁路很准时,德国的邮政很可靠,是因为从普鲁士铁路系统来的,原来是最国有化的两个机构,现在也私有化了。

这是我们对现代社会一个初步的描述。但是,现代社会存在一个复杂性。人们也可以从另外一个层面来了解现代社会,那就是现代社会的技术特征,这也是我们第二个小问题要讲的,现代社会与技术特征。

这一个问题成为现代各种政治学说、各种思潮进行斗争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或者方面。马克思一开始描述现代社会就是以大工业蒸汽机、铁路等等这样一些东西作为标志的,所以,现代社会我们可以抽离上面说的,政治的、法律的、经济的层面,而留下一个技术特征。

当我们小时候的时候描述一下什么叫现代社会,就是到处都是烟囱。记得当时有一张画,从天安门城楼望出去,南边全是大烟囱,这个就说明我们已经进入现代社会了。关于这种技术特征,有各种各样的描述。最早的时候,像蒸汽机、大型纺织机等,后来又出现钢铁产业、铁路系统,再后来又是公路交通网、航空网、汽车产业等等。在五十年代的时候,我们国家“赶英超美”,最主要的就是钢铁产业。我们的钢铁产量达到多少了就算是现代社会,所以才大炼钢铁,把自己家里的锅都拿去炼钢铁了。好像这种技术特征是可以独立出来的。包括今天信息化、电子化、网络化或者高速铁路系统等等,这样就造成了一个政治上的、社会上的分野。就是说,我不管用什么样的政治制度、法律制度或者经济制度,只要能建立这样一个具有技术特征的、以技术为标准的体系,我就是一个现代社会。我有一定的钢产量、铁路系统,或者在今天有一定的电子网络系统,我们的社会就是现代社会。

不仅是我们有这种观点,西方也有,而且这种观点是从西方开始的。马克思认为,现代就是以机器生产为特征的大工业。到了列宁,就认为所谓的共产主义社会很简单,就是苏维埃政权加电气化。也就是说,技术这个东西完全可以用另外一套政治制度、法律制度、经济制度,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的,计划经济的,另外一套法律系统,社会高度集权的,被组织起来的,非自治的,来达到这样一种现代社会。

虽然我们看,当时我们的两大集团的矛盾集中在意识形态的分歧,而实际上最后较劲的就是我要体现我的优越性的时候。所以,当时的苏联非常在意在科学技术上与西方集团发展的比较,比如人造卫星等等这样一些东西。那么,这里就造成了很重要的一个理论分歧,就是现代社会的技术特征是否可以与政治的、经济的和法律的制度分离开。我认为,这种观点只能说在一定的范围是有效的。因为技术在某一方面是具有独立性的,你可以效仿、模仿、移植,但是,尤其是现代的技术,越来越依赖于科学。而且,单单技术的创新性,都依赖于人的存在的生活方式。

科学技术,尤其是奠定我们日常生活的框架,我们最基本的生活方式、最重要手段的那些技术不断创新、不断合理化。这种力量和动力,在我看来是与政治制度和法律制度是完全不可分离的。就是说,你可以建立起别的手段,像苏联一样,模仿的、学习的,甚至在某些领域还可以领先,但是尤其在创新方面,技术的合理化方面是不可能的。

不仅技术制度,实际上还有一些人类社会的制度也是可以模仿的。但是,如果你缺少我刚才前面说的那些东西,模仿过来是肯定会变质的。比如说,科学院系统、院士系统、大学系统,因为都带有一定的技术特征,有一定的结构和组织,是可以模仿的,但模仿过来以后性质就会发生一个根本的变换。

近年来我们审了几个案件,让我们觉得中国这个社会很不堪,一个就是张曙光的案件,他也是一个高官了,在审讯时,他说我这个人做事挺恶心的,这个事儿就真的让我们觉得恶心了。这些政府高官说自己做事很恶心,但还是不断在做。我在这要说的不是他做人很恶心的事儿,而是他竟然用了政府的钱,去雇了三十个人的专家团队来帮他写专著,然后评院士,而且差一票就评上了。如果他公关得好,他就当上院士了。这三十个人,就像张曙光说的,他们其实也挺恶心的。

我想说,科学院体系,包括大学体系,是含有技术因素的,是可以从西方移植过来的,科学系统不是我们中国原有的。但当它缺少一些基本的制度约束的时候,就完全变味了。德国有科学院体系,英国也有,法国、美国也有,美国科学院就是奖励那些获得成就的人,院士不能自己申请,要别人提名,而且没有任何待遇。在中国,一个院士是副部级待遇。张曙光当然他也不缺这个待遇,但是他要这个名声。讲这个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说明技术的性质是会变质的,所以我们说,我们有这么多院士可以代表中国的创新的科学和技术,但是最后我们发现,只有院士选举的方式创新了,并不意味我们有多少科学和技术的创新。现代社会就有这样一种特征,可以按照技术性的特征来构建一些机构,建立一些系统体系,但是并不能仅仅凭借这个判定这个社会是否是一个现代社会,如果这样的话就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误解。

还有第三方面,除了从法律、社会、经济、技术层面来观察,我们还可以从合理性来考察,来理解,来规定现代社会,这就是合理性和合理化。

一方面,合理性和合理化确实具有技术的视角。一件事情怎么做到最好,性能达到极致,这样看起来确实是有技术的色彩,但是并不仅限于技术。因为合理性的动力不能来自于技术,技术本身不能成为自己合理化、有效化,更不用说不断创新,不断发明的一个动力源泉,这是不可能的,技术无法成为自身的动力。科学和技术始终来源于人,并取决于依照什么样的制度组织起来的人的生活方式,这是至关重要的。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说,现代社会就是一个合理性的社会,是合理化的社会,而且这种合理化是各方面的合理化,不是单一的合理化。合理化的概念是可以单一的,但如果我们的观察角度是单一的,就会走向极端,出现问题。

比如说,现代社会就是一个高GDP的社会,如果这个社会的全部都瞄准GDP的增长,那么,这个社会也肯定会出现巨大的问题。重大的技术发明的目的是使人的生活便捷和自在。保持环境,使自然不受到污染,这都要整合在一起。所以,现代社会的合理化是多向的,多方面的。这次我在柏林住了二十多天,一直在观察柏林的天。北京污染已经是非常严重了,当我回来时刚好是北京秋高气爽的季节,有蓝天。有人问我,现在北京的天跟柏林差不多了吧?我说不是的,柏林的天是透明的,云和天的边界是很分明的,北京的环境还没达到这个程度。也就是说,现代社会也需要在环保方面达到一个最极致的程度,这就是合理化,不是说到一定的时候再讲究的。当然,德国的环保与其高效能的生产、高度的工业化、便捷的交通体系是不可分割的,并不是说为了蓝天,我就不让你买汽车,也不让你开汽车,或者禁止工业发展。既要让最新的科学、最高的效能得到发展,又要让自然环境得到保全。合理化并不是单向的,强大的工业生产,经济能力要与自然环境协调起来。从而我们可以感受到,合理化是我们研究现代社会的一个重要维度。

不仅仅是环保的问题,比如住房。很多欧洲的城市,我比较熟悉的就是柏林,现在那里也是个大工地,到处在建房子,房子的质量非常好。我在北京的第一套房子是95年买的,现在已经很残破了,漏水,门关不紧。但是,德国的房子三十年后还是很结实,很新。我这次在柏林住在一间非常好的房子里,在斯普雷河边,环境很好,二十万欧元左右,价格便宜,质量很好,细节到位,很节能,也很方便,这个就是合理化的体现。

当我们用合理性观察社会时,包含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要最有效率,最舒适,也最简单,这个并不局限于某一个方面。中国的企业家总是对自己的财富和在中国生活惶恐不安。我在欧洲认识一些富人,他们有自己的豪宅和游艇,但是他们没有担心。因为他们认为这是自己合理合法所得,所以没有忧虑。这也是社会生活合理化的一个方面。合理性的概念可以分析社会生活的每一个方面,现代社会应该是一个合理化的社会,可以让人感到安全,感到一种可靠的秩序。我们可以不谈法律经济,我们就谈自己的生活是否方便,是否安全。

在西方,理性的概念是很早的概念。希腊人提到哲学的时候,“爱智慧”就包括理性的方面。当然智慧不仅仅是理性,还包括激情,所以在西方有理性和激情之争。因为激情对人的生活也很重要,没有激情生活会相当无趣。希腊也有另外一种说法,就像尼采总结的,阿波罗日神精神代表理性,狄奥尼索斯酒神精神代表激情,所以理性在西方是个很悠久的概念。到现代社会,我们说启蒙的时代是一个理性的时代,后来就由理性演化出了合理的概念。

合理性的概最早是由马克斯·韦伯提出,他认为合理性是现代社会的一个基本的特征。比如以资本主义为例,资本主义有各种各样的,掠夺式的、军事的、野蛮的。韦伯认为,只要你投一笔钱来获得更多的利润,这样的方式都是资本主义的。如果要掠夺肯定要配备武器、人员、马匹,这都属于投资;还有传统的田园牧歌式的资本主义,经营大型的企业、银行,这些在现代社会之前都有出现,在佛罗伦萨,在威尼斯。但是,合理的资本主义是在现代才出现的。所以,韦伯就提出用合理性和合理化的理论来分析现代社会,并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一种合理性的体系和制度出现在西方?

在韦伯这里,这个问题的思考其实是跟现代的西方体系结合在一起的。现代社会的很多因素以前都存在,但是为什么合理化的音乐是首先在西方出现的,用数学的方式来分析音乐,改进乐器;绘画在所有的文明里面都有,但是透视法出现在西方,根据远近的不同,景物的大小符合一定的比例;建筑在任何一个人类社会都有,最简单的就是地窖式的架子,但是讲究合理化的、对称的、力学的建筑出现在西方。当然韦伯关于这个问题的一些例子会引起一些争论,所以这个问题我们今天不回答。

我们主要看的是韦伯如何来理解合理化。韦伯认为,合理化可以来理解一个社会的演进方式,从个人角度提出了四个模式来理解个人的行为方式:目的合理、价值合理、情绪合理、习惯合理。首先是用来分析个人行为。我们如何来理解一个人的行为,一个人为什么做事,比如说不高兴,肯定是有种种的原因来解释。韦伯说,一个人的行为,可以有四种理解方式,一个是目的合理,就是达到某种目的,采取最合理的方式。比如说,从北大走到海龙大厦,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走,用最快的方式和最浪漫的方式,最安全的方式,每个人都会采取不同的行为。了解了一个人行为的目的,就可以分析出他为什么会采取这样的行为;或者为了某种自己的理念和价值。比如有人不吃肉,或许是因为肉太贵了,或许是因为不杀生,一个人有这样的行为是因为他具有某种的价值观念。传统则是一个很简单的方法,以前是怎么做的,现在就怎么做。还有就是情绪合理,就像我以前有个朋友,跟人吵架就要骂人,我问他为什么,他就说骂人了以后就会觉得愉快,这个就属于情绪合理。

后来这四种模式中比较容易被接受的就是目的合理和价值合理的,目的和价值可能是分析最重要的方向,我们怎么来理解一个行为,尤其是目的合理的,不仅仅可以让人理解一个人的行为,也可以理解一个社会的行为。我们要了解他的目的以后,就可以了解一个个人或者社会团体的行为理由,也可以推测接下来的行为。

另外还有一个中间社会,什么叫中间社会呢?既不是个人的也不是国家的,而是构成一个国家的系统或者部门,或者一个层面。比如法律的层面,经济的层面,科学的层面。中间社会的合理化就比个人行为的合理化更加复杂。当我们说到一个中间社会的时候不是说科学本身,科学这个活动可以在一个社会中最合理地展开,是构成中间社会的某个层面。在这一点上,现代西方社会人们会为做到这一点付出巨大的努力。比如说,科学活动本身当然是要理性的,但是并不是说任何一个社会都允许科学自由的发展,让从事科学工作的人有做创造性工作的基础。

比如说,在欧洲中世纪,基督教所奉行的是地心说。这是与他们的宗教学说所符合的,因为上帝创造了地球和人类。但是当时观察方法已经很发达,通过科学计算和观察已经发现了很多问题。为此,基督教为了维护地心说也创造了不同的假设,对月对日等等,加了很多无用的东西来维持这个陈旧的学说,但还是不行。哥白尼提出了日心说,太阳才是中心,如果太阳是中心,那么各个行星的运行就很容易解释。哥白尼科学上的精神很强大,但他也知道这个很危险,所以在生前就没有发表。后来是布鲁诺发表了,在当时就被天主教烧死了。

我们讲到西方社会的优势时也可以看到,在西方历史上也存在非常残酷的一面,这就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复杂性。当时欧洲的情况就不适合科学的发展,合理性当然就要消除这种宗教的干涉。不仅天主教,新教也是这样。第一个发现血液循环的是赛威特,也是被加尔文教烧死的,这个当然不利于科学发展。当时的科学家都是个人的事业,有的人做很好的研究,但是没有物质上的保障。所以后来才有了科学院、大学,大学教授发现的科学的各种学说,不应该因为自己的学说而受到惩罚,就出现了终身教职。后来发现科学的发明需要大量的物质基础,于是就成立了各种基金会。从而我们可以看出,一个科学的发展在现代社会的合理化需要各种各样制度的支持,政治的、法律的、宗教的、生活的各种各样的保障。今天当然不会有人因为科学的发现而受到宗教的迫害,这就是一个合理化的过程。此外,还要防止张曙光这样的人出现,因为从事科学创造的人对公正这一点是非常敏感的,这种不公正感会影响到创造力,而且也会决定他们的去向。

所以说西方的知识产权保护非常的严厉,就是因为要让创造性的活动要有最合理化的条件。

我们先不说科学本身的合理化,科学本身的合理化毋庸置疑,科学的理论不断地更新,不断地最优化,像数学的证明不断地优化,理论不断地革新,这也是一种合理化。韦伯认为现代社会就有这样一种特征。法律也是这样,西方的法律体系是区别于中国的法律体系的,我们中国也有法律体系,但是与西方的观念不一样,我们是人伦社会,再加上刑罚。西方早期有民主社会,民主社会里面的法律就是针对一群平等的人,但当然没有这么理想,因为有奴隶制社会,后来整个西方的文明中断了,又发展出了各种乱七八糟的体系,在这个基础上又开始慢慢的合理化和简单化,最重要的原则就是对所有人的一视同仁,以及法律本身的独立。因为法律是为了维护社会秩序的,必然是独立的,不可以被外在因素影响。可以被影响的法律等于说取消了法律本身,就没有意义了。这些因素可能是经济的,可能是权势的,宗教的,这个就是一个非合理化的。规范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最简单的执行应该是独立的。每个人都可以介入,就是非合理化的。西方的法律也不是向来就这样的,也有乱七八糟的时代,但是在不断地趋向合理化。

所以说,韦伯认为现代西方社会的合理化实际是通过无数的中间社会的合理化建立起来的,比如为了经济,自由的竞争,消除那些不合理的,妨碍自由竞争的因素,有一个非常长期的斗争,甚至是战争。美国独立战争,大家应该都知道,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经济,为了抗议英国对美国人的经济活动的限制,所以中间社会的合理化,是现代社会合理化的重要层面;也包括宗教的合理化,从天主教那种带有巫术性质的,也就是信仰的关系中存在很多通过人可以影响的因素,现代基督教的发展就是“去巫”,相较于天主教中各种各样的法事,比较原教旨主义的新教甚至连祈祷都没有,就凭信仰本身,当然并不仅仅局限于这一点,宗教的宽容也是这样的。这是中间社会的合理化,就与个人行为的合理化会不一样,在这里目的和价值结合在一起。

第三点,整个社会乃至世界的合理化。这个是建立在个人的行为上的,个人的行为与中间社会的合理化其实是密不可分的,单独一个人要让自己的生活合理化是很困难的,尤其是在体系化的现代社会,不像是传统的田园牧歌式的社会,一个人或者一群人处于社会体系之外,像桃花源一样,实际上西方也有这样小的村庄和共同体,但是在现代社会是不可能的。个人总是要在中间社会,在社会共同体当中生活,所以个人的合理化和中间社会的合理化是在一起的。国家的合理化也可以分解为中间社会的合理化,我们可以从各个层面来分析一个国家,经济的、政治的等等,尽管到最后我们都会看到一些相同的、最根本的因素。

为什么西方人可以这样的合理化,这是不容易的,韦伯提出了一个宗教的理由。我们今天讲的西方社会“理在情先”,不是不讲人情,而是人情要先服从于理。中国社会不能说都是,起码是部分是“情在理先”,处理一个问题的时候,先讲个人之间的关系,我的情面先要照顾到。但是西方首先是法律社会,首先讲理然后再讲人情,这个就是合理化一个很重要的特征,情在理先的社会是不可能合理化的,因为总有各种偶然的事件。所以有的时候在德国有人说,为什么德国人过得这么轻松,他们的效率又这么高,一下班就不干活了,周末也不干活了,导致整个欧洲的经济都在德国化,这个就是规则的力量。如果我们要理解西方的社会,这是一个简明的原则,要说万无一失,当然也不是,整个世界的合理化,我们现在也可以看到,世贸组织也是世界贸易合理化的一个体现,欧盟也是合理化的体现,欧洲人以前不断地打仗,打得不亦乐乎,战争的普遍性和深入性远远超过中国,突然之间不打了,合作起来,海关干什么,边界干什么,建立一个欧盟,就是国家与国家关系合理化的一种体现。包括联合国也是非常典型的世界合理化的一种体现,改变了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改变了整个世界的一个格局。

这就是我主要讲的第二个问题,我们要讨论合理性理论,分析个人的,分析到中间社会的合理化,以及追踪这种合理化得以实现的条件和动力在什么地方,这个是不是仅仅为西方人所固有的,这个就要返回到我们前面讲的这些制度,跟这些是密切相关的,合理化是这些体系当中不同的层面相互作用的结果,不是一个单一的事情,这些因素综合作用造成了合理化得以实现的条件。如果这个过程并不仅仅是在西方所固有的,每个人都会有这种要求,但是从哪里突破从哪里开始,原动力是否足够强大,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社会会有很大的差别。

新闻发布时间:2016-1-25

返回顶部TOP

信箱:qianyuan@qianyuangx.com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北大街151号 北大燕园资源大厦908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