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乾元首页 > 列表
    正文
印度的“康师傅”
发布时间:2015-11-27    发布作者:admin    

 印度的康师傅

陆庆华  佛学班一期

 

2015411日,随乾元佛学班同学赴印度、尼泊尔十日,名曰佛的足迹——开悟之旅。用流行词汇解读,很是高大上。这次旅行于我谈不上开悟只能开笔。多年从事电视专题片创作的缘故,记场记、写解说词的习惯很好的延续了书写的爱好,如今既已赋闲,读书笔记和旅行见闻便成了自由自在的无命题消遣。过去,喜欢记录远景近人,远景新奇,近人熟络。可在互联网和各种社交软件如此便捷无所不在的当下,远景被秒杀,不再新鲜神秘;近人忙着刷屏点赞,无暇面叙那些摇荡的理想,因此,关于印度高大上之行,远景诸位尽可参考各类旅行游记书画版本,旅伴之间的影像趣闻正念杂想也大多在微信群里现场直播了。回到北京,赶上京城春雨艳阳骤风交替,提笔小叙远人可能会更加有趣些。

这位远人是居住在距北京3800多公里以外,印度首都新德里的一位印度小伙子,我们此次开悟之旅的地陪导游。

412日凌晨时分,当我们落地新德里甘地国际机场,呼吸着不带咖喱味香水味的空气时,见到的第一个说一口流利汉语的印度人就是他。出发时,深圳的随团导游刘导介绍过,说印度地接是个中文很好的印度人,名叫康师傅

欢迎大家来到印度新德里,我是你们的印度导游,我叫 Kashif ,我还有个中文名字叫世达,大家可以叫我——”话音未落,我们已经急不可待兴高采烈地叫出了声——————”,康师傅无奈又调皮地笑了,好吧,你们也可以这样叫我。显然,他对这个谐音称呼不是太喜欢。

康师傅看上去三十多岁,个头不高,一米七零多点儿,圆圆的头,黑色的卷曲的头发理得很短,显得头越发的圆。圆挺挺的肚子,圆滚滚结实的胳膊,一件黄白相间的短袖T恤和牛仔裤紧紧依附在他圆圆的身体上没有任何缝隙,绝对的合体。

他为每个人亲手递上花环,即使经过一路飞行奔波,大家仍旧开心地感受着这友好的礼仪。走到我面前时,康师傅说了句师傅,您好。还双手合十行了个礼。我挺诧异我怎么就成师傅了?当时又不好问,愣嗑嗑地接了花环,再观察他给后面同学时没这称呼呀---反正刚到异国他乡,张望着子夜时分车窗外的建筑和街道在黄色路灯中的影影绰绰,暂时把这疑问丢在了渐行渐远的甘地机场。

在新德里只过了一夜,第二天我们就要出发机场飞往圣城瓦拉纳西。趁着大家早饭的功夫,我和行李员要了两盒火柴来到酒店外的吸烟区准备小憩一下。康师傅穿了件白色带条纹的体恤圆滚滚地走过来。我这才注意他有着精致的五官,额头饱满,鼻子挺直,印度人特有的深邃明亮的大眼睛在眼镜后面依然神采奕奕。他的牙齿很白越发显得肤色深了,胖嘟嘟的下巴形成了唇下三包,两腮刚刚刮过的胡茬泛着青色。

我问他吸烟吗,他迟疑一会儿点了下头,接过烟礼貌地给我点上然后自己也点燃。

我们印度因为宗教的原因很少吸烟的人,我在家里是绝对不吸烟的,在外面工作也很少吸烟。

哦,我心里有些惴惴,有时候工作累了吸一下,还是尊重习俗的好,你经常各地跑来跑去,适应能力应该很强。我感觉自己的这番话是在为他的小违规找个理由。

对了,昨天晚上,你为什么叫我师傅呀?

呵呵,你穿的衣服我以为是出家人,我接过出家修行人的旅行团,看上去很像。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那件浅灰色的无领长衫的原因。可那明明是瑞典cos品牌的简约设计款。好吧,再穿的时候一定得加个装饰物啥的,免得空得个师傅的称呼。

两支烟作罢,我们乘车前往机场。

在机场等候通关安检,我、小易、段红和康师傅排在队尾,前面蜿蜒的队伍很慢地前移,几个人开始聊天,当然大家好奇的还是关于印度,尤其是这个刚刚结识一天的能说中文的印度人。

康师傅,你是哪年的呀?

“87年。

诧异,他的实际年龄显然比本人要小很多。

成家了吗?

呵呵,你们来的前几天,45号,我刚刚订婚。康师傅的脸上马上浮现出透着心里美美的笑容。他不紧不慢地掏出手机,这是我订婚的照片。他有点羞涩地憨憨地笑。

照片上的康师傅穿着纯白色的立领长款外衣,脚上是一双黑色的宽带凉鞋,笑脸稚气又喜气。身旁一位穿艳丽的玫红色纱丽的女孩,脸略长,同样黑黑的有神采的双眸在略浓重的妆容中透着几分妩媚。两人并排而坐,中间有着一点间距,不似我们常见的未婚夫妻那样相拥相依。

哈哈,康师傅,你看上去好害羞呢!小易的观察力很是准确。

康师傅笑出了声,接着娓娓道来。

那天中午,哥哥说要去给他买身新衣服。他问为什么,哥哥说晚上要订婚。于是他就这样打扮完毕忐忑无比地在订婚仪式上第一次见到了他的未婚妻。他说未婚妻是爸爸选定的,爸爸年长又是过来人,他选的应该没错。

我们彼此都满意,她还在读大学医科,三个月之后我们就结婚。我们是先结婚后恋爱。我了解她十年,看她喜欢什么,生活习惯怎样。她也了解我喜欢什么,性格各个方面。这样几十年过去了,我们也老了,就不会离婚了。在我们印度离婚率是很低的,离婚的男人是没有人要的。他说这话的语气完全不像我们理解的八零后青年。不知为什么,我脑子里闪过巴金小说《家》那个黑沉沉的老屋里面的大家庭,只是一闪,就被前行的队伍和身旁的笑声裹挟着移动开了。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飞行,我们抵达圣城瓦拉纳西。

瓦拉纳西是古代伽尸国的首都,伽尸意思是光的城市,瓦拉纳西被认为是印度最古老最神圣的城市,都说圣城不守人间规则,在这里停留的两天我们倒是真正领略了一番。

到达的当天傍晚,我们集体前往恒河岸上最著名的Dasaswamedh Ghat观看闻名遐迩的恒河夜祭。大巴车在进入老街前的路边只能止步了,于是换成灵便的人力三轮车。出于安全的考虑,大家男女混搭两人一车,一支车队顺序出发了。我和康师傅乘一辆车,在队伍的最尾,他很负责任地张望我们团队的车辆,我则很紧张地抓紧座位右侧的一个铁环扶手,生怕被紧促摇晃的座椅甩到旁边悠闲散步的神牛身上。

老城街区是双向单道,行人、汽车、人力三轮车、摩托车、牛、狗混杂在一起各自前行。无刮蹭,没有怒目和刺耳的喇叭声,牛自在,狗自在,人也表现出自在的接纳。勇敢者同时也是谦让者,能过就过,不能过就让,两天四次途径闹市,没有看到互不相让停滞下来的胶着状态。康师傅说一个最热闹的十字路口交通信号灯已经坏了五年了,当地政府疏于管理没有修。交通就这样在没有信号灯没有交警的情况下通达着,不畅却实在是通的,没有规则,但却有着所有行进者共同构筑的秩序,每个人都能向前移动,有快有慢,有行有停。渐渐地,我的身体放松了些,对通常意义上事故隐患的担忧减少了,只感觉前面人群的密度越来越大,终于三轮车也无缝可入,于是改为摩肩接踵的步行。

祭祀活动持续两个小时,天色暗下来,灯光、音乐、四位壮汉的各种姿态,还有位领掌的人拿着麦克不时高举双手引领着观看者的节奏。这是印度教的祭祀仪式,我觉得看上去更像是个夜场秀,有歌有舞现场音乐伴奏,不是想象中的那般凝重肃穆,倒是很欢乐祥和。

返回的路上,对圣城交通的安全性心里有了底,于是在停停走走摇摇晃晃的三轮车上,我开始和康师傅聊天。了解到康师傅毕业于德里大学国际贸易专业,做了两年生意小有收益。

我用工作赚的钱在新德里的郊区向银行贷款买了房子,现在已经涨到每平米相当于6000人民币了,市中心的房价太高,也有五六万人民币,印度城市的房价也是很高的。我爸爸有病,在家乡的医疗条件不好,我和爸爸、哥哥一家一起住在了新德里,方便爸爸看病,他每周要做透析,我努力工作,哥哥嫂子在家照顾爸爸。

我想这倒是和中国八零后一代的生活状况相类似。嗯,你真是个好孩子,其实我们中国大部分的八零后也是在为生活的更好奋斗的,富二代只是少数。年纪大些的中产阶级生活质量好些了,但是也是经过自己的努力辛苦积累起来的。

康师傅表示认同。他说看到中印贸易的商机,他结束生意自费到沈阳师范大学学习中文。他的中文成绩确实优秀,仅仅用一年半的时间通过了汉语HSK五级考试,听力和阅读都十分优秀。

北京语言大学的学费太贵了,沈阳师大要便宜很多。我的一位中文老师对我非常好,生活上给了我很大帮助,我经常去她家里吃饭。我妈妈去世20年了,我叫我的老师妈妈,她是我中国的妈妈。

听到这里,我心里波动了一下:我也可以做你的妈妈。

好吧,妈妈,谢谢。康师傅又有点害羞了。

我没好意思应声,开始找轻松的话题:我小的时候有很多印度电影看的,《流浪者》、《忠诚》、《两亩地》、《大篷车》、《奴里》。《流浪者》里面的歌那个时候大家都会唱。我兴致勃勃地开始:阿巴拉古————阿巴拉古————。你会唱吗?

呵呵,阿巴拉古就是流浪的意思。他用语言化解了我邀请他唱歌的尴尬。

你看,这两边的老房子一直没有改变。我觉得虽然现在印度不像中国那样现代化,但是印度也开始改革开放,像中国学习,我自己工作辛苦,不能停下来,但是还是挺幸福。说这话时,康师傅的声音很柔软,像个小男孩。

对于母亲,人类都有着一致的温暖情感。关于幸福,却有着不同的感受和认同。看着身边老旧的建筑,地上的牛粪垃圾,推车上看上去不太卫生的小吃,尾随行人乞讨的孩子,偶尔经过的三轮车上衣着整洁艳丽挺直脊背用纱巾捂着口鼻的印度妇女,背着布包袱拄着拐杖单腿慢行的老人,还有身边这个穿着牛仔裤对生活充满希望的青年,人间烟火最是真切。谈论幸福和苦难,这是个私人性感受,无法作比也不该作比。因为极有可能你之不幸是人之大幸,你之大幸乃人之极苦。自许地同情别人也许是对自己最大的嘲讽,也有失对彼此的尊重。这是我和康师傅乘三轮车穿越瓦拉纳西老街的对话。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钟,我们又来到昨晚的地方乘船迎接恒河日出。宽宽的恒河是印度人民的母亲河,平静托举出那个热情的太阳。我环顾着周围,眼前的画面和心中的影像交织着。瓦拉纳西恒河畔的古建筑,印度教贵族修建的祭祀台,每天晚上的祭祀活动按部就班,每天早上在日出时候的洗浴和火葬各得其所。当地人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或坐或站或乘船,看着陌生的或者熟悉的一切,有新鲜的张望,有无为的冥想,有严谨的祷告,有冷静的旁观,所有这些都能溶入静怡的恒河水混进漠然的恒河沙,无数的念没入无数的沙杳无踪迹。壳牌广告牌占据着祭祀台的醒目位置,眺望恒河,两厢相视而笑。

下一站,我们要前往佛陀顿悟的地方,也是一个佛教神圣的地方,我的家乡菩提迦耶。康师傅手持麦克在车上的一句话点燃了再次踏上行程的兴奋和愉悦。最让我开心的是,他笑着说想给大家唱首印度歌曲,居然就是那首《流浪者之歌》,引发全车同学的共同回忆。我很感动,音乐能够很亲近直接地传递人与人之间那些理解和友善。

菩提迦耶,佛教的诞生地,佛陀成正觉之地,在此正悟四谛。同时,这里也是甘地发起无暴力运动的地方。我们一路欢声笑语,向往着那神秘的菩提树,而在智慧还不知所踪的时候,我却因大巴车内肆意的空调先领教了久违的伤风感冒。午餐未进,下午大部队在淅沥的小雨中去大觉寺了,我独自在旅馆里感受着每半小时停一会儿电的惶恐和身体关节的酸痛,盼望着旅伴们的归来。晚餐还是没胃口,好在知道伙伴们就在旁边的餐厅进餐,既踏实也习惯地接受了有节奏的停电。这时,有人敲门,康师傅怯怯地站在门口,开门的瞬间,他向后退了一步,手上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是一大盆白米粥和一碗橄榄油,很有礼貌地说好些了吗?我可以进去吗?

哦,谢谢。这个橄榄油是做什么的?我昏沉沉的。

不知道,他们让我准备的。他关切的眼神让我意识到自己一定是形容憔悴。

您好好休息,一定要吃东西。他很有教养没有多停留转身轻轻地关门出去。

橄榄油原来是用来刮痧治疗的,匡惠萍同学专业而耐心地为我和已经百日咳的小易先后进行了理疗,最后还服贴了她随身带的特效膏药,感动地我泪花含在眼睛里许久。治疗加上一夜好睡,拥着大家暖暖的关怀,第二天终于满血复活。

晴朗的天空下,同学们再次来到大觉寺要打坐静修。初入此门的我好奇地在园子里散步,从远到近欣赏着大觉塔庄严的身姿和细节的石刻。十三世纪的宗教冲突,大塔一度被佛教徒出于保护而掩埋,经历数百年,直到1881年才被重新发掘。环绕大觉塔,那些雕刻的惟妙惟肖的人物、动物、花纹,精美细腻。从被掩埋到被发掘,佛教从无佛像时代到神形兼备,宗教成就了艺术。艺术给人类提供了一个高处的观察点,可以俯瞰我们生存的艰辛和苦难,也意识到自身的渺小和虚无,宗教的艺术表达呈现着人的技巧,引发出人的谦卑。

康师傅显然和这里的工作人员是熟识的,他带领几个人在据说菩提树下佛陀顿悟的位置铺上了两块红色的长条地毯,这样同学们不必在冰凉的石板上打坐。看着大家端端的姿态,我和康师傅坐在一旁的围栏石阶上,太阳透过宽大的菩提树冠撒着光和热。

为什么手机是不可以带进大觉寺的呢?我开始了因生病缺席前叙的补课。

这里的长老这里可能出了些问题。康师傅举起右手在头上比划着,因为这里曾经发生过两次爆炸事件,长老认为是手机的问题,会遥控爆炸造成危险,所以刚才你们进来的时候要经过两道安检,绝对不可以带手机进来。

确实,我在院子里看到过一个全副武装的高个子保安手持探测仪样的家什在四处游走,绿树掩映静穆安静的院子里,与或慢行或打坐或跪拜的人们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哦,原来是这样。

没有手机,在这里安静地呆着,不受信息的干扰,不是很好吗?康师傅眼睛里又闪着光。嗯,这一点我很是认同。

从大觉寺出来,我们脱掉的鞋子被安置在紧邻的一间纪念品商店里。服务很周到,鞋子被一列排开整齐地摆放在墙边。商店很小,摆满了各种佛教纪念用品。同学们开始选购自己的心仪之物。康师傅这时同样神采奕奕,他索性站到了柜台里面,担当起售货员,推荐和介绍着材质、价位,同时当翻译。他此时的热情显然高过对于景点的介绍,眼睛扫过浏览物品人的视线,在对方还没有发问的时候,针对视线物做出快速的推介,但仅限于此,绝不会说出买吧,很值得之类的话。

我感冒初愈,百无聊赖地倚靠在进门处的长凳一端,环顾四周,自言自语我想买个菩提叶子。康师傅走过来,笑呵呵地说我送给你吧。”“啊,谢谢康师傅。他用当地话大声对一位老者说了些什么,转手递给我一包风干成清白色的菩提叶。本来是想多卖几包,这样被赠送后我有些不好意思,也就作罢。

菩提迦耶附近王舍城灵鹫山和那烂陀是在行程计划内的。

带领大家登佛陀说法之地灵鹫山,康师傅的年轻显现出了很大的优势。他轻松地走在前面,做着介绍,步子不紧不慢,没有气喘吁吁。我们落在后面的几个不时叫着慢点走!他回头很得意地笑笑,稍作停留,告诉大家这里是佛陀宣说法华经处,那里是佛陀与舍利佛诸声闻入定的石室。坚实的石头记载着求法者的历史。

登山全程,石阶旁顺次有序地坐着乞讨的老人、妇女和儿童,还有一支兜售明信片和念珠的商贩队伍几乎是贴身随行。都是些156岁的男孩子,浓重的体味给本就吃力气喘的我们带来很大困扰。我对康师傅说可不可以和他们说,保持点距离。康师傅很认真的作答:我没办法约束他们,他们都是当地人,我说了也不管用,也不好说。好吧,理解他的难处,忍忍作罢。

玄奘法师曾经这样记载灵鹫山:接北山之阳,孤标特起,既栖鹫鸟,又类高台,空翠相映,浓淡分色。站在佛陀说法处的平台,俯视近山远山,确有浓淡分色。但未曾得见贪食腐肉的鹫鸟,却遇众多猴子,有的安坐在平台边的砖石上,姿态优雅,排列有序,有的躲在近旁的树枝上,吊臂窥望。大家严肃诚挚的礼拜后倒也多了些情趣。

那烂陀大学如今只剩下废墟遗址,但是走进去仍旧可以感受到她曾经的规模。公元五世纪,这里是古代印度佛教最高学府和学术中心。砖木结构的建筑群在突厥人的暴力袭击下付之一炬。康师傅介绍说,这场大火烧了55夜,经卷藏书和建筑全部被毁。他引领着大家看玄奘打坐的地方,介绍着遗址中哪些曾是学生宿舍、教室、讲经处。

身处那烂陀学院废墟遗址,1400多年前玄奘留学印度的母校。我静静地坐在据说是图书馆的台阶上,感叹着先人学习的毅力和勇气,对那些勇敢和坚持充满敬意。我心中在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个问题显然不应由康师傅作答。

离开菩提迦耶,当晚我们夜宿比哈尔邦首府巴特那。这里与瓦拉纳西和菩提迦耶相比,街道宽阔了许多,时装店、霓虹灯、运动场热闹的板球比赛,公共汽车,城市的味道浓郁起来。入住的The Maurya是个新酒店,小而干净,装饰品有些粗糙杂乱的混搭风格。但是一层居然有个酒吧,连续45个小时车程疲劳,在这里小酌很是快哉。

晚餐后,大家聚集在酒吧,占据了三分之二的场地,围坐喝起当地的啤酒,而且是康师傅代表旅行社请客。

起初,康师傅说他不会喝酒。但哪里抵得过女同学集体的劝降,一杯酒干掉后,女生们开始和康师傅八卦。

我在沈阳学习的时候,有个中国女朋友,大连的。康师傅拿着酒杯笑咪咪的说。

中国的姑娘太厉害了,还是我们印度姑娘比较听话。他这话引得来自大连的一位女同学表示异议,由此又挺进了一瓶啤酒。

毕业后,我要回印度,因为我爸爸生病,辛苦把我们养大,我得回来照顾他。可是女朋友不愿意来印度,只能分手了。他是笑着说的,但语气里还是有一些遗憾。有理由无理由的分手之前都会有一段热烈美好的记忆的。

喝酒的过程中,康师傅只单独主动给全程组织此行的年长班长敬了一杯酒,他的称呼也地道,领导,我敬您。看来对于中国某些文化特征还是领悟到位的。

这里的酒吧只营业到晚上9点半,因为宗教是不允许喝酒的,但是现代的年轻人喜欢,又怕喝酒多了会闹事,所以到九点半就不再营业。说这话的康师傅又回到了他好似三十多岁的成熟神态。

416日,我们在释迦摩尼涅槃处拘尸那伽停留一天。17日清晨经过6个多小时的颠簸过境尼泊尔,抵达佛陀出生地蓝毗尼。

蓝毗尼花园,一个灵气之地。一潭方正的池水,映着阔枝繁茂的树影,有种灵秀脱俗的气质,飘摇的经幡和参拜的人们给这里添了些凡尘气息,但它仍旧安静平和。

恰逢日落,蓝毗尼的夕阳温润,有母亲般的呵护感。也许这个时间是来此地最好的安排。这里的夕阳与瓦拉纳西恒河的日出交映在心里,呈现的画面一冷一暖。日出的恒河是泥浊的冷静的清醒的,那时被送走的完结的生命无声无息,似乎把这一世的经历统统照亮闪回;日落的蓝毗尼是和暖的平实的凄苦的,没有烈阳的肆无忌惮,也没有强光的叱诧耀眼,这被诞生的生命注定开始自己未知的一世。佛陀或许一开始就是自知的,但他也同样接纳这夕阳的抚慰,这暖心的余晖。在苦中寻找离苦之道怎会喜乐呢?那简直最是苦中之苦。我坐在树下,望着不远处天际那抹逐渐晕染皴化开的色彩,开始想念我逝去的母亲,那种余力地光辉像是临终时母亲迷离的目光,那是一条不忍离开却又不得不走的视线。

疲劳或者心中思绪涌上的时候,我会拿出烟盒和旅行用的小烟灰缸,这个时候,康师傅常在我身边用不大的声音很认真地说上一句少抽点烟。这善意的提醒往往只打断我的念想而不会阻止我再点上一支。

回顾我们此行走过的地方,乞讨的孩子和妇女是常见的,但都集中在几处景点周围和大巴车停车的位置,偶尔在乡村公路边停靠,周围居民的孩子们只会张着大大的眼睛好奇地看着你,女人们则羞涩地给你一个温柔的笑意,没有任何乞讨行为,我想这些才应该是印度大多数儿童和女性的样子。

景点周围的乞讨者几乎说着相同语句相同发音的几句中文,像是一个培训班教出来的,眼巴巴地伸着手,也有稍恶劣的会抓行人的胳膊或者衣服。由于乞讨的人太多,同学们由开始的同情渐渐生出反感。大巴车的司机和助手有时会阻拦或发出几句强硬的呵斥。对此康师傅从不会有任何反应和表达,也不会对人群拥挤地方出没的扒手给大家明确的提醒。这并不是说他会是同案,只表明他不愿说到任何关于印度存在的所谓不好的方方面面。在车上偶尔用手麦沟通事宜的过程中,他会说到有关行程之外的话题。比如印度结束了英国的殖民统治,刚刚起步开始现代化的建设我们国家的学生上学是免费的,当然也有私立学校。印度的医疗也是免费的,(其实在私下聊天时,他也会承认所谓的免费医疗是很简单的,几乎解决不了一些常见的疾病。比如他的父亲就只有在新德里花钱去治疗)。

有同学向他提问关于印度高额的结婚嫁妆问题,他抿着嘴笑了一下,我觉得结婚成家为什么要女人那么多嫁妆,男人养家是应该的,所以我结婚时不要女方嫁妆的,我们可以一起努力工作,创造自己的生活。当然,也不会像中国,女的会要求男的很多,呵呵

返回新德里途经一片初具规模的现代感建筑群,康师傅说这里是印度新德里郊区的经济开发区,很多工程是中国的公司在帮助我们建设,但建材和人工都是印度的,中国帮助我们设计和管理。

不论怎样,你会在康师傅的言谈话语间感受到他对于祖国的维护,尽管每个国家都会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但他没有对来自异国的我们表达出对于他祖国的任何细微的不满情绪,甚至连幽默的调侃都没有。

旅行的最后一天我们回到新德里,意犹未尽的同学们临时调整计划,安排参观著名的阿格拉红堡和泰姬陵,因为要搭乘晚上的航班返程,时间匆忙,走马观花地感受那无与伦比的精美建筑也为促成再次的印度旅行留下了美丽的牵挂。

在有关泰姬陵的介绍中,康师傅对那个君王爱情和王权的悲剧故事做了简单介绍,泰姬陵的花纹雕饰是整个镶满了宝石的,但它们现在已经没有了,基本都被英国人带走了。

告别烈日下的那永恒面颊上的一滴眼泪,我们的印度、尼泊尔佛的足迹之旅也就宣告结束。在进入机场时,大家对康师傅十天的辛苦工作表示感谢,康师傅笑着没有什么语言表达。新德里的傍晚,我们告别了康师傅,告别了印度。

一次旅行又结束了,兴奋指数降低,疲劳批量涌来,翻检记忆的行李比起整理随身的行李箱会更繁琐而有味。有很多东西可以留在心里,停停就走了,简单地体验入目的画面、行走的步履、入心的感念,有趣的交流,一个疲惫接着一个舒适,一个顺畅接着一个碍障,一个怀疑接着一个确认,一个失望接着一个信心,一个热接着一个冷。简单地体验皆证无常,无关名相,无关是非,无关无常。

后记

回到北京,我收到康师傅的信息您要照顾好自己

2015425日,尼泊尔8.1级地震,康师傅说新德里也有震感,但他一家都好。由于地震,大量旅行团取消,他赋闲在家,每天都有个午觉。他和未婚妻都是虔诚的穆斯林,不带团外出工作了,他也恢复了每天的虔诚的朝拜。

印度还是要去的,也许最快是在今年参加康师傅的婚礼(我已经接到他和未婚妻诚挚的邀请),即使未成行,也会更加关注,想关注康师傅的包办婚姻是否会美满下去,恒河的沙堤是更宽还是渐窄,瓦拉纳西的红绿灯修好后交通又会是什么样子,行乞的人们中文词汇会有怎样的变化,还有康师傅多年以后是否还会叫我妈妈。

 

新闻发布时间:2015-11-27

返回顶部TOP

信箱:qianyuan@qianyuangx.com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北大街151号 北大燕园资源大厦908室